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对优秀民营企业又打又压 这个镇的做法很令人愤慨

[社会] 时间:2019-02-25 12:50 来源:未知 作者:任逍遥 点击:

——投诉樟木头镇政府迫害、打压观音山优秀民营企业的卑鄙行为

文|直言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高度重视民营企业的创业环境,中央先后颁布了相关的法律法规:如2017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2018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2018年9月,习近平在辽宁民营企业考察时向全国表态,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保护民营经济发展。

习近平主席也曾多次强调:“我们的政府是为人民服务、对人民负责的政府。”面对群众诉求、甚或“刺耳”的声音,各地政府部门能否始终把民生冷暖放在心上,多些排忧解难的问题意识,少些滥用公权力打压群众的“老爷作风”。

以上道出了党中央执政为民和重视经济建设的要义。说起地方政府滥用公权力打压民营企业的“老爷作风”。就不能不提到东莞市樟木头镇政府滥用公权力打压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以下简称:观音山公园)的“老爷作风”等卑鄙行为。

当前,在全国上下大力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大力治理政府部门不担当不作为的重要时期,东莞市樟木头镇政府却骄横跋扈,会同东莞市林业局及辖区几个社区故意制造事端,想方设法迫害、打压观音山公园,阻碍民营企业其正常发展。

有志者加大保护国家森林资源和推动国家生态旅游事业

有人说:“谋全局者,方可谋一域。”当代优秀企业家黄淦波接手创建东莞观音山,是他个人事业的一次浓墨重彩,更是他付出毕生精力加大保护国家森林资源,推进动国家生态旅游事业健康发展,优化当地生态环境的一次壮举。

观音山公园以前只是一座荒山,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东莞市樟木头镇石新村委自筹资金兴建观音山森林公园。后因政府干涉,加上村委会没有会搞旅游开发的人才,再加上建设资金紧张,工程只进行不到十分之一而停工,以后就成为“烂尾工程。”

出于对国家森林资源保护的热诚,基于进一步优化当地生态环境的决心,勇于献身国家生态旅游事业的壮志,黄淦波怀着这种爱国情怀,于1999年11月底与东莞市樟木头镇石新村签订《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联合开发合同书》,承包期限为50年,且合同约定:由黄淦波独立投入资金,由石新村利用集体土地,联合开发生态旅游项目,在50年的合同期内,观音山公园的土地以及森林的所有权归石新村所有,经营权、管护权归黄淦波所有。

东莞市人民政府于2000年12月21日,批准成立观音山森林公园(东府办复[2000]458号文),占地面积约26000亩。随后,黄淦波便成立了“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加大建设步划,开始重建已经片瓦不存的观音寺,并将观音圣像后期工程竣工。具有文化及商业头脑的黄淦波将景区佛文化大力推广开来,观音山公园很快被广东省域内的广大市民和游客所熟知,以后便在全国声名远播。

根据国家形势的发展和经济建设的需求,观音山公园也在不断发展壮大,目前建设成为集生态观光、娱乐健身和宗教文化旅游为一体的旅游景区,被誉为“南天圣地、百粤秘境”。并成功晋升为国家级森林公园和国家4A级风景区。2006年10月,联合国国际生态安全合作组织又将观音山公园设立为国内第二家“国际生态旅游示范基地。”观音山公园其独有的特色和魅力吸引了国内外游客前来观光旅游,为当地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也促进当地生态环境和生态旅游事业进一步发展,这是广东省生态旅游业的成功典范。

后来,由于观音山公园经营日渐红火,也成为当地一些黑恶势力及政府层面觊觎、争夺的对象。当地黑恶势力、当地镇政府及一些官员就想强行收购观音山公园,在以刘志庚、李满堂为主导,樟木头镇政府个别领导人为辅助,相互勾结,沆瀣一气之下,唆使石新社区撕毁合同,上演争夺观音山公园承包经营权的闹剧。最终,被闹得沸沸扬扬的就承包及经营权纠纷一事,2014年经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一锤定音,合同有效,其经营权、管护权仍归黄淦波所有。

20年来,观音山公园围绕利益纷争,承包经营权争夺,与周边社区边界纠纷,与职能部门沟通受阻,与当地镇政府协调遭拒等诸多问题都是悬而未解。由此而产生观音山公园对进一步保护国家森林资源,优化当地生态环境,推动当地生态旅游业的健康发展都起到严重阻碍和滞后作用。

为所欲为,樟木头镇政府在行政上加快演变成“老爷作风”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主席在全国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着重强调:一是要充分肯定我国民营经济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二是要正确认识当前民营经济发展遇到的困难和问题;三是要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壮大。在当前的新形势下,在我国经济发展进程中,我们要不断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帮助民营经济解决发展中的困难,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变压力为动力,让民营经济创新源泉充分涌流,让民营经济创造活力充分迸发。

习近平主席铿锵有力的强调,对各级政府进一步保护和扶持当地民营企业健康发展指明了方向。很多当地镇政府也在积极为民营企业搭建稳步发展的平台,实施“放水养鱼”切实可行的保障办法,千方百计的为民营企业减压,减负,拓宽其发展的空间。

然而,中央的这道政令在东莞市樟木头镇政府这里却变成了一道废纸,该镇却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行我素,为所欲为。不为民营企业减负,帮扶,反而还要掐脖子使绊子,故意阻断本域一家优秀民营企业的发展进程,活生生地掐住本域一家优秀民营企业发展的命脉,这家优秀的民营企业就是——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

改革开放,一个地方落后和贫穷不可怕。比落后和贫穷更可怕的是当地政府在决策上不担当不作为,坐井观天,没有改变僵化思路和现状的上进心。

比如,在东莞市樟木头镇,拥有中国首家由民营资本投资兴建的国家级森林公园。20年来,黄淦波携手一个务实的团队,通过打拼,使观音山公园先后荣获“中国十佳休闲景区”、“中国最佳旅游目的地”、“国家4A风景区”等称号。园区内还有一所全国首家古树博物馆,该古树博物馆是东莞市首批“科普教育基地”和“广东省青少年科普教育基地”。这些都是擦亮东莞市樟木头镇非常可贵的美景名片。

这些可贵的美景名片,是勤劳的观音山人20年来用汗水浸泡出来的,辉煌的荣誉与美好的生态环境,辉映了樟木头镇这块土地。这得天独厚的优美生态环境,已经成为国内不可多得的风景旅游区,这响当当的品牌,是这个地方一张对外宣传与扬名最好的先进事例,而樟木头镇政府对此却不屑一顾。

可以肯定地说:观音山公园这家优秀的民营企业,是樟木头这个区域经济强劲发展的排头兵和腾飞的引擎,樟木头镇政府应该为其排忧解难,拓宽其发展空间与道路,加快生态旅游与生态环境保护高度融合,借助观音山优美的生态环境更进一步激活当地经济发展。这才是当地镇政府的高明之举,睿智再现。然而,事与愿违,樟木头镇政府不仅没有这样做,至今还不承认观音山是国家森林公园,与此同时还予以残酷打压与阻碍,这真是观音山公园的天大不幸,也是樟木头镇政府自身的悲哀。

目光短浅,必遭滞后发展,这是规律,也是宿命。

观音山公园从当初无人接手到如今市镇官员、地方黑恶势力、当地村霸为此明争暗斗。一直以来樟木头镇政府在这些纷争中,实实在在起到了极坏的主导作用,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违背并做了与执政为民本意不相符的事情。

观音山公园在发展的过程中,黄淦波独善其身,兢兢业业,辛勤建设,不与市侩政客同流合污,一心一意搞生态旅游,就被一些市侩政客们所嫉恨。樟木头镇政府对观音山公园违建的豪华别墅、豪华坟墓、毁林种果树、公园内违规建筑等违法犯罪行为坐视不管,置若罔闻就是其证。此举是樟木头镇政府滥用公权力打压民营企业“老爷作风”的具体体现,也是该镇想赤裸裸的整死观音山,困死观音山的铁证。其行为与态度也是令世人心寒与不齿。

不担当不作为,樟木头镇政府加大迫害、打压观音山公园

君子谋事不谋人,小人谋人又谋事。有人说:“即使是百炼金,也需要有绕指柔的功夫。”也有人说:“如果樟木头镇政府放手让黄淦波建设观音山,不捆绑他的手脚,不左右其发展,现在的观音山公园将会建设的更好。”这话说的有道理。

提起观音山公园这么多年,所走过这么多的坎坷路,所经历这么多的磨难与艰辛,都是与樟木头镇政府一手策划迫害与打压是分不开的,每每想起无不让人愤怒。

早在2004年起,观音山公园为提升品牌价值,就开始筹备申报国家级森林公园。然而,该公园在申报过程中不仅没有得到樟木头镇政府的支持和帮助,反而遭到多次拒绝。为申报,观音山公园从2004年开始向樟木头镇政府递交书面报告,但被镇政府拒绝了。随后,公园又多次向樟木头镇政府递交申报材料,均不了了之。 

“坐井之蛙,只有一孔之见。”因樟木头镇政府拒绝申报,无奈之下观音山公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的相关规定,便直接向广东省林业局申报国家级森林公园。经广东省林业局和国家林业局审核,终于在2005年12月得到国家林业局批准成立“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随后又在2010年被国家旅游局评为4A国家级旅游景区。

通过上述事例,樟木头镇政府执政行为由此可见一斑,且对待观音山公园的卑鄙行为更是昭然若揭。观音山公园获得了国家级森林公园,这本来是件值得庆幸的事,面对来之不易的荣誉,樟木头镇政府应该珍惜,加以保护。而樟木头镇政府至今不但不予承认,还处处压制和排斥,故意设置障碍,阻碍正常发展。哪家民营企业面对这种困惑,也会处在苦苦挣扎,举步维艰之中。对于观音山公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有人说:“谋万世者,方可谋一时”樟木头镇政府的决策者们,在观音山公园申报国家级森林公园的过程中,却谋得一时口快。更让人气愤的是,樟木头镇政府却放话说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是黄淦波个人从国家林业局拿回来的,没有在当地登记、申报,当地不承认观音山是国家级森林公园,纯属无稽之谈,纯属目光之短浅,没有大格局,大发展意识。

事实是观音山公园当初为申报国家森林公园,在樟木头镇与东莞市之间跑断了腿,好话说了几大箩筐,樟木头镇政府就是置若罔闻,拒不办理,到头来却倒打一耙,这种不为当地民营企业排忧解难,反而还说三道四的卑鄙执政行为,观音山民营企业又怎么能生存得好?发展得好?

推波助澜,樟木头镇政府加大推动经营权争夺战愈演愈烈

东莞樟木头镇政府为了得到观音山公园,收回观音山公园的经营权,还不择手段制造了一系列违法事端,且都是有证可查。

从2006年6月,因为有刘志庚坐镇指挥,李满堂上蹿下跳,樟木头镇政府欲收回观音山公园经营权的闹剧就开始上演了。

并通过政府行为发函计划调整观音山公园的经营权,将其纳入当地另一森林公园规划区,统一建设。好端端的国家级森林公园却要纳入当地另一家普通的森林公园。樟木头镇政府真是异想天开,这种馊主意的损招也炮制得出来。

樟木头镇政府欲收回观音山公园经营权的时候,事实证明当时观音山公园的投资已经超过1个亿,公园发展才刚刚有了起色。而樟木头镇政府却用一间不值1500万元的旧厂房换回观音山的经营权。这极不合理合法的强盗行为,观音山公园理当拒绝。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计计都想要观音山公园的命。2007年,樟木头镇政府要求观音山公园自当年2月10日起开始停售门票,而门票是观音山运营经费的重要来源,观音山就靠其来源活命,樟木头镇政府干脆来个釜底抽薪,掐住观音山生存的命脉,彻彻底底要扼杀观音山公园。

正义的呼声总会来自不同的心灵。据当地老百姓说:“那时候,他们发现樟木头镇出现一些怪现象,一些急需解决的招商引资、教育、治安、交通、工人讨薪纠纷等民生问题不去解决,极力收回观音山公园,樟木头镇政府却摆在了重要议事日程上,且迫不及待,马不停蹄,损招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一切工作将围绕欲置观音山公园于死地而疯狂推进。”

另据樟木头镇政府一位有正义感的老党员、老干部说:“这些年,樟木头镇政府三番五次地欺压观音山公园,几乎让承包经营者黄淦波没有喘息的机会,公园几百口人要吃要喝,要一刻不停的向前发展,才能生存下去。然而,樟木头镇政府却故意掐住黄淦波的脖子,扼住观音山公园其发展的命脉,这是为何?”

“有压迫就有反抗”,观音山公园,黄淦波是正当的经营者,守法经营,要生存,要发展,樟木头镇政府这样无休止地整治观音山公园实属违法。迫于生计与无奈,观音山公园只好向广东省有关部门、国家部委等反映,其实,观音山公园不想这样做,这是硬逼其出手反击,多年来观音山公园其压力和心酸可想而知。

令人震惊的是,多年来对于收回观音山公园的经营权,樟木头镇政府从来就没有放弃过。2009年,由于东莞市与樟木头镇联合,强权作崇,樟木头镇政府更是变本加厉,暴露无遗。时任樟木头镇委书记李满堂在时任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的鼎力支持下,再次推出低价收购观音山公园的恶行,此举再次遭到观音山公园的坚决反对。

有社会开明人士断言:“由于樟木头镇政府通过多种途径几次收回观音山不成,必出新招。”

果不其然,在2009年3月16日,时任樟木头镇党委书记的李满堂将观音山承包人黄淦波叫到办公室训话,李满堂皮笑肉不笑地说:“镇里打算收购观音山公园,作价在1亿元左右。”

对于李满堂收购观音山公园的无理要求和无耻行为,遭到“山崩于前不惊,地陷于后不惧”的黄淦波断然拒绝。那个时候,观音山公园已经投资6亿元了。

贼心不死的李满堂,于2009年4月16日,又打电话警告黄淦波:“若不答应樟木头镇政府收购观音山公园的要求,就责令石新社区到法院起诉。”

怕神就有鬼。2010年2月1日,当地石新社区一纸诉状将观音山和黄淦波诉至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拉开了强势掠夺观音山经营权的序幕。当地老百姓心里清楚,这是樟木头镇政府在后面推波助澜,想浑水摸鱼,让事情更复杂化,加大推动经营权争夺战愈演愈烈的进程,从而达到掠夺观音山公园的险恶目的。

有人说:“在黄淦波的身上显现一种韧劲,他有顽强的生命力,他就像一棵竹笋,能把压在身上的石头顶翻。”任人宰割,不是男人所能承受,何况是铮铮铁汉黄淦波。

2010年5月,没有坐以待毙的观音山公园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反诉石新社区。2012年11月22日,广东高院判决黄淦波继续经营观音山,随后石新社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讼。由于当地镇政府在背后撑腰,让经营权争夺战愈演愈烈。直到2014年3月30日,最高法院通过查阅案情,作出终审裁判,维持广东高院一审宣判,黄淦波拥有正当经营权,合法权益应得到保护,而当地镇政府及石新社区属于违规违法,强势索取,无理取闹。

不择手段实施“三项工程”,樟木头镇政府加大破坏观音山

据媒体上提到的破坏观音山景区的“重大工程项目”,是指从莞高速公路清溪支线、西气东输二线广深支干线项目、南方电网东莞重点项目等。这是樟木头镇政府围堵观音山公园的得意之作。

有社会人士们评价:“由‘三项工程’而引起对观音山公园生态环境的整体破坏。樟木头镇政府的决策者们犹如是社会面上的低智商司机,只会低头开车,不会抬头看路。”

如果从大的社会背景下考量,从优美的生态环境对一个地方招商引资,客人宜居等无形中的好的帮助,如果樟木头镇政府有保护当地生态环境的大局意识,这“三项工程”完全可以避开观音山公园,不穿越观音山公园。然而,其始作俑者恰恰是樟木头镇政府,由此可见该镇想整垮观音山的劣行。

根据《国家级森林公园管理办法》规定,占用、征用或者转让森林公园经营范围内的林地,必须征得森林公园经营管理机构同意。在2011年8月下旬,广深支干线施工穿越观音山。根据环保部《关于西气东输二线工程(东段)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显示,该输气管道并不通过观音山。

广东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在2011年10月,发现广深支干线已变更为“以大开挖方式”穿越观音山,认定存在线路变更未经环保部门审批而违规施工的问题。这些项目都未取得观音山经营管理机构的同意。这些本不该穿过观音山的重大工程,最终都选择穿过观音山。

樟木头镇政府一手策划导演的“2·15事件”对观音山公园的打击却是致命的。2011年2月23日,广东省政府的一位主要领导亲自来到观音山召开现场办公协调会。该领导再三要求做好森林生态保护和对观音山赔偿等工作。会上,两个项目的路由方案也有所调整。

然而,樟木头镇政府却我行我素,自2011年8月起,在观音山公园未知晓路由方案、施工方案及赔偿方案的情况下,大批工人及大型开挖机械便多次强行进入公园施工。大批百年树木被毁,公园景观受到严重破坏。

2012年春节刚过,天然气管道工程项目再次在观音山核心区施工。闻讯赶来的观音山公园员工、游客自发前往施工现场进行抗议。2012年2月15日,樟木头镇政府打着幌子,组织几个镇的1000多名特警,公安干警等执法人员突然封锁观音山,50多名手无寸铁的观音山公园的高管和员工当天被强行带走,其中几名高管被拘留了15天。而此时公园内大规模的施工已使观音山公园陷入瘫痪状态。历经“2·15事件”始末的观音山员工,想起当时的场景,至今仍心有余悸,满含泪水。他们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因为樟木头镇政府故意与观音山公园作对,多栋违建别墅便堂而皇之的在公园重要景点登场,成了有损公园形象的严重弊端。同时,观音山园区内现有8座坟墓,其中7座是近几年才建的,观音山公园为此多次投诉,樟木头镇政府却视而不见,置之不理。致使这种坏现象长期存在,大煞风景,成为观音山公园剔除不掉的弊端,也是承包经营者挥之不去的心病。

当有媒体报道观音山公园内存在违建别墅和“豪华坟墓”的事情后,樟木头镇政府主要领导却责成观音山承包人事前不向政府通报,并声言要整治观音山。于是来了个下马威,镇供电局在炎热的夏天却对观音山公园无故停电40多天。

这还不够解气,樟木头镇委委员黄育辉带队强行到公园山顶水库“感恩湖”将约一万立方米的水放掉,不准公园使用该水库,公园停水,数百名员工和山上18位和尚无水用近几个月时间。

不够解气,还要在伤口上再撒盐。樟木头镇政府的罗伟伦带领镇党委委员蔡伟明、蔡传胜等人对公园进行强势围剿,恐吓公园员工,指挥黑车和无业人员围攻公园,寻事捣乱,鼓动无证商贩在公园外道路两旁摆卖香烛等违法行为。

时代在飞速发展,市场经济,物价飞涨。国内旅游业及旅游景区门票方面亦根据市场经济情形自主调控和调价。2007年,观音山公园门票价格,被东莞市物价局批准为统票每人次45元,其中入园门票实为每人次10元,观音寺礼佛门票为每人次35元——实际上,公园的门票仅为每人次10元。2016年东莞市将门票审批权下放到镇一级政府,观音山公园随即向当地镇政府打申请报告,要求门票调价,当地镇政府拒绝办理。

2017年7月份,当地樟木头镇委书记周伟森对观音山公园董事长黄淦波说“如果要调整门票,必须同意镇的项目——樟洋电厂在公园保护区内开挖280米的天然气管道及高压线在公园内施工。樟木头镇委书记却以这种不合法及不合理的要求进行交换和要挟。致使观音山公园的合理申请再次遭到拒绝,致使当前观音山公园发展仍是举步维艰。

2018年3月20日上午,樟木头镇政府组织召开全域旅游工作会议。地处该镇的国家4A级景区,当地旅游行业的龙头——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本应成为本次会议参会的重要企业之一,会前也接到政府部门通知参会,但观音山公园负责人到会议室门口时,却临时通知又不允许参会,在门口被拒之门外,当地镇政府的怪异行为无不令人憎恨。

泱泱大国,朗朗乾坤,谁能为观音山公园伸张正义?

有人说:“当今社会,名利场是深井,谁跌进去就轻易别想出来。”而东莞市樟木头镇的主要领导们,却乐意沉浸享受在名利的深井里。从以上实例中可以看到,十多年来,当地樟木头镇政府对观音山公园的欺压动静有多大?对观音山的伤害有多深?樟木头镇政府这种肆意践踏当地优秀民营企业观音山公园的正当合法权益的恶劣行径,已经到了罄竹难书的地步。

泱泱大国,朗朗乾坤。在全国大力推动全域旅游发展的大好形势下,在全国大力开展治理政府部门不担当不作为的重要时期,东莞市樟木头镇政府却骄横跋扈,故意制造事端,想方设法迫害观音山公园,阻碍其正常发展。让世人始终不明白的是:对于观音山公园这么好的生态旅游景区,对于为当地贡献这么大的优秀民营企业,当地镇政府要感激才对。然而,这种感激却变成了仇视。

樟木头镇政府靠不住,观音山公园这棵生态旅游的常青树,在地方上却生不下根,在当地镇政府制造的深渊里更是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之舟,在地方势力的汪洋大海里,以自己的生命之力永远搏击着这种人为的风浪。

谁能为观音山公园伸张正义?谁能擦干受害者的心酸泪?谁能解决观音山公园在漫漫征途上艰难申诉的苦衷?

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

2019年2月23日

(责任编辑:任逍遥)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